找回密码

林琳,贺兰山下的八零后

有这样一群八零后,他们行过与多数同龄人相同的轨迹,也曾出国深造,却做出了与多数八零后不同的职业选择。他们未走上公职、外企、创业等“理想”之路,却去到田地里被风吹…

有这样一群八零后,他们行过与多数同龄人相同的轨迹,也曾出国深造,却做出了与多数八零后不同的职业选择。他们未走上公职、外企、创业等“理想”之路,却去到田地里被风吹日晒,繁忙时在车间里不眠不休,他们是酿酒师。

八十年代,虽早已远去,却仿若昨日,以出生年代来划分人群,不算极有科学道理,却可以真实反映社会的发展历程。从来对数字不甚敏感,也已然发现,我早已过了而立之年,因生在八十年代,便被称为“八零后”,即美国流行文化所谓“Y世代”的其中一军。

从无需电脑的童年,到必用智能手机的成年;从放学后的一支小豆雪糕,到哈根达斯(Haagen-Dazs)的冰淇淋火锅;从动画片时间的《黑猫警长》,到巨资制作的《007》(James Bond)系列;从唐诗宋词和经典巨著,到武侠小说和流行美剧;中国的八零后在保护和宠爱中成长,也在指责和批评中奋斗。

1

林琳,宁夏铖铖酒庄酿酒师,1988年生,山东枣庄人,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与葡萄酒工程专业,后凭Erasmus Mundus奖学金赴欧洲继续深造,获葡萄栽培与酿造硕士学位。

从中国到欧洲再到新西兰,这位八零后一路不断地充实自己,他会如何诠释“贺兰山东麓”和“酿酒师”?回复访问时正值繁忙的酿造季,用林琳的原话形容,就是“脑子里都是泵的声音”,在此对他深表谢意。

V=VinoTao

L=林琳

V:首先说说你的求学经历吧。

L:我2007年入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学院的葡萄与葡萄酒工程专业,2011年毕业。本科毕业后,我参加了“欧盟葡萄栽培和酿造硕士(Vinifera EuroMaster)”项目去欧洲留学, 期间就读于法国蒙彼利埃国际高等农学研究中心(Montpellier SupAgro)、波尔多农学院(Bordeaux SciencesAgro)和德国盖森海姆大学(Hochschule Geisenheim University),最后于意大利都灵大学(Università di Torino)完成毕业论文,获得理学硕士。

V:为什么会选择葡萄酒专业?

L:高考后填报志愿时,我发现周围很多人选择了国际贸易、财务、英语和信息技术等专业,但我想选一个与众不同又有趣的专业,便选择了葡萄与葡萄酒工程,心想这是个可以将爱好和工作结合起来的专业。当时的想法很简单,喝喝酒,剪剪枝,入学后才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,这是个综合性的学科,涉及从土地到餐桌的很多方面。

V:说说你的酿酒经历吧,包括实习经历。

L:我曾在南法一个家庭小酒庄实习,在那里体会到了“梦想”和“情怀”。那间酒庄有20公顷葡萄园,全部有机(认证)种植,庄主Ghislain婚后从巴黎移居南法,看上了这片位于死火山上的葡萄园,便开始经营酒庄。如今,已人到中年的他依旧一个人处理酒庄的所有事务,太太在家全职照顾5个孩子。Ghislain说,当他看到5个孩子在葡萄园里开心地玩耍时,便觉得一切的劳累都不重要了。

在宁夏铖铖酒庄,我体会到了“理想”和“极致”。酒庄这两年的粒选速度是5吨/12小时,把能做到的都做到了。在繁忙的酿造季,庄主张铖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太太、女儿在一起的时间长得多。他是服装设计师出身,跨界到酿酒师,也是一个让我惊讶的转变,服装设计师的经历也体现在酒的风格和外观设计上。

2015年初,我去了新西兰,在新玛利庄园奥克兰部(Villa Maria Auckland)进修。在那里,我体会到了“专业”和“规范”。在新玛利庄园(Villa Maria)工作,永远无需担心是否能找到相应的工具和设备,干冰机、空气脉冲、水枪、氮气、二氧化碳、空气气阀、随处可见的电源插头等等一应俱全,还有详细并列明操作步骤的任务单,以及认真负责的supervisors。每个橡木桶和发酵罐都能够追溯购买时的操作记录,每瓶酒都能追溯葡萄园的区块和所有经手人。如此专业的质素,成为Kiwi国获奖最多的酒庄是不足为奇的。 在那里工作真的很舒服,舒服得叫人享受。

V:为什么会来到贺兰山东麓这个产区?

L:我大学期间就已经对这个产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认为这里非常有潜力,来这里工作算是水到渠成的事。

V:目前你在贺兰山东麓产区遇到的最大的机遇是什么?

L:这里对葡萄酒产业有很多政策性和资金方面的支持,发展得热火朝天,酿酒师的机会也相对较多。

V:目前你在贺兰山东麓产区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

L:喝酒。真的怕和本地人喝酒啊,尤其是按本地方法喝,什么“疯狂十点半”啊,“吹牛”啊,我真的是怕了,所以吃奶蓟草(thistle)片保护肝脏,都吃成亚马逊(Amazon)的VIP了,宁夏人比我们山东人还能喝…

V:从酿酒师的角度来说,你认为贺兰山东麓产区最大的优势是什么?

L:自然环境。这里在葡萄生长期很少有降雨,葡萄在保证酸度的同时还能达到很好的成熟度。

V:从酿酒师的角度来说,你认为贺兰山东麓产区必须面对的长久性挑战是什么?

L:气候变化引起的极端天气。随着中长期的气候变化,丹麦瑞典这些北欧高纬度国家都会适合种植酿酒葡萄(当然他们现在也在尝试种植和酿酒),连德国都能种植添普尼罗葡萄(丹魄/Tempranillo)。那么,10或20年后贺兰山东麓的气候会是怎样的?那时最适合这里种植的酿酒葡萄品种会是什么?现在,波尔多葡萄品种(Bordeaux varieties)在这里很常见,但10或20年后其它品种是否有更好的表现,是否会带来惊喜,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。

另外,销售也是目前最直接的问题,如何让优质葡萄酒来到普通消费者的餐桌,也就是如何把酒卖出去。我总是傻傻地想,如果宁夏像山东,有一亿多人口,按宁夏人的喝酒方式,这个问题基本就不用谈了……

V:介绍一款曾经打动你的葡萄酒吧,不能是来自贺兰山东麓的。

L:那是一款1927年的年份波特(Vintage Port),是一位葡萄牙同学在奶奶(或外婆)家的酒窖里无意间发现的,一瓶被遗忘的酒,开瓶后依旧迷人,我当时真的被年份波特的超长生命力震撼了。

梦想,要努力实现……

本文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不代表【读醉】赞成被转载媒体的内容和立场。文字及图片来自于网络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。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及时通知我们,我们将及时的处理。

相关推荐

评论 1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
  1. #1

    中国有你们一样能酿造出优质美酒,期待去酒庄看看

    sunny4年前 (2018-02-10)回复